您好,欢迎来到中国化工包装网请登录 免费注册加入 化工包装企业 | 化工包装产品 | 化工包装商机 | 化工包装资讯 | 化工包装品牌 | 化工包装会展 | 企业门户
在南非卖包装袋的中国人:打过六年劳工官司 如今年营收过亿元
http://www.chempacknet.com 2018-01-03 15:10:30 21世纪经济报道

  “南非是非洲的农业大国,向全世界出口农产品。包装业在南非有很好的前景,但对质量的要求也很高。”孙晓栋说。如今,硕丰集团已经在南非拿下ZZ2、AL3、DU TOIT等南非大型包装公司常年订单,以及联合国粮食署的长期合作协议。

  在南非,很多企业在周五下午三点就要下班。但在比勒陀利亚Babelegi工业区内的一个厂房内,机器还在隆隆作响,工人们仍在生产线上奋战。经过了解才知道,这家企业有的工厂实行三班工作制,一周七天,24小时不间断工作;有的工厂实行两班制,但也是从周一一直到周日的早上,同时工作的大概有100多工人。这与懒散低效的本地工厂形成鲜明的对比。这个企业有一个中国老板,名叫孙晓栋。

  2004年,孙晓栋创立南非硕丰集团,主营业务是进口、生产和销售农业包装材料。如今,集团拥有四家工厂、500多名员工,年营业额近3亿兰特(约合人民币1.5亿元)。产品涵盖网袋、编织袋、彩印袋、托盘网、葡萄用防鸟网、水果托盘、无纺布、篷布、无结网等。

  “现在,公司的很多业务已经抢占了南非的主流市场。”孙晓栋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他的农用袋、托盘网和葡萄用防鸟网已分别占到南非市场的70%、80%和100%,水果托盘占到西开普省农业产区的50%。

  在继续拓展南非市场的同时,孙晓栋也在开拓其他的南部非洲市场。“周边国家的工业体系不健全,对南非的依存度很高,很多产品需要从南非采购。走进南部非洲是我们正在推进的发展战略重点。”如今,他的产品已经进入周边国家市场,并拿下了津巴布韦和赞比亚的政府采购订单。

  回顾过去13年的经历,孙晓栋认为,来南非创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定要充分研究市场趋势、法律法规和招商政策,并寻找各领域的专业人士为自己保驾护航。

  劳工关系是第一个门槛

  实际上,孙晓栋早在2000年就来到南非。当时,烟台塑料六厂投资400万兰特在南非建了一个农用网袋生产工厂,孙晓栋最初是投资方的翻译和市场销售员。可没想到不到一年,就由于一场官司而被迫清盘,最后只拿回一半的资金。

  当时,初来乍到,该企业找了一个当地的台湾人合作,送给他30%的干股,让他负责销售。由于没有签署正规的合同,给合作埋下了很多隐患。后来,台湾人手下的一个销售员出现重大失误,公司要开除他,却反被告上法庭,被指控单方面撕毁劳动合同。

  这场官司一打就是六年,结果以双方和解而告终。在此期间,作为官司的唯一负责人,孙晓栋先后被遣返回国三次,但他还是坚持在南非打完官司。总结当年的教训,他认为,主要是对南非法律体系认识不足。“直到被告了,我们才开始请律师,可谁都不认识,像无头苍蝇似的,先后换了几个律师,最后找了一个‘万金油’,但实际上非常不专业。”为此,公司支付了近两百万兰特的律师费。

  在这次教训之后,孙晓栋对聘请专业律师的重要性有了全新的认识。现在,他专门聘请了一个劳工律师团队,每周三天上班,主要负责劳工合同和处理劳工纠纷。“劳工关系是中国投资者在南非遇到的第一个槛儿。处理得好就是个简单的问题,处理不好可会出大事儿。”

  2016年12月,孙晓栋的一个工厂发生了一起非法罢工,93个工人在门前烧轮胎。在咨询过律师意见后,他把这些人当场开除,并申请了比勒陀利亚高院的法庭令,要求警察将非法罢工的职工隔离在500米以外。同时,他还把工会告上了比勒陀利亚法庭。最终,最终高院判工会败诉,并赔偿给企业带来的损失。

  孙晓栋是如何胜诉的呢?“当时,我们全程录像,向法庭提交了有利的证据,而他们却捏造证据,被法庭识破。”他说,这都是在律师提供的强有力的支持和指导下完成的。“我们隔壁的一家中国民企也发生过罢工,工人的天价要求企业根本无法承受,最后导致工人封门,生产都没法进行。我也是让我的律师团队帮他们处理的。”

  艰辛创业路

  2004年,还陷在官司纠纷中的孙晓栋和另外两位在南非做生意的中国人凑了一点钱,又把这个网袋生意做了起来,先从贸易做起,孙晓栋负责市场。

  在创业的初期阶段,他一个人在南非跑客户、开发票、送货、收钱,一年的驾驶里程达到十几万公里。他的第一部车跑了62万公里,开坏了两台发动机。“我早上四点从比勒陀利亚出发,晚上五六点到开普敦,谈完事后,晚上十点再开夜车回来。”他说,“那时连住宾馆的钱都没有,困得厉害就在路边停下眯一会儿。”

  最开始的时候,向当地农场推销中国产品可并不容易。“南非农场主大多是白人,保守而排外,倾向于用本地生产的产品,对中国产品质量也有一些成见。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让他们接受我们,并经过时间积累建立起了品牌优势。”孙晓栋说,他们在售后服务上使劲,只要是有质量问题,绝对无条件召回。

  在摸清市场发展趋势后,孙晓栋在2006年在南非建立了第一个工厂。此后,他的生意渐入佳境,产品种类不断丰富,客户数量不断增加。如今,他们卖了13年的网袋已抢占南非70%的市场。

  就在公司规模不断扩大的时候,孙晓栋却发现,凭借手中30%的股权,他在公司推进自己的管理理念时总被其他股东掣肘。于是,他又做了一次大冒险——筹集了650万兰特买下了剩下的70%股权。其中,300万兰特是跟当地商人借的高利贷,月息5%。幸运的是,孙晓栋三个月就还清了债。

  后来,孙晓栋最大的竞争对手因为家族企业矛盾而分家,把所有的订单都转给了他,每月有四五个货柜的出货量。这对孙晓栋来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成功需要凑齐天时地利人和,努力当然不可或缺,但机会也很重要。”

  南非市场大

  “南非是非洲的农业大国,向全世界出口农产品。包装业在南非有很好的前景,但对质量的要求也很高。”孙晓栋说。如今,硕丰集团已经在南非拿下ZZ2、AL3、DU TOIT等南非大型包装公司常年订单,以及联合国粮食署的长期合作协议。

  “随着招标订单的不断增加,我们也在不断购进新设备,扩大生产规模。预计明年的产量要翻一番。”孙晓栋说。据介绍,他们设在开普敦的水果托盘厂年产值已达5000万兰特,设在比勒陀利亚的编织袋和彩印袋工厂2017年的产值预计将达到1亿兰特。

  南非农业比较发达,现代化程度高,有不少蔬菜、水果和肉类向世界各地出口。但同时,南非农业生产受气候变化影响明显。目前,南非的西开普省正在经历一场近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干旱灾害。

  “持续的干旱导致农业大幅减产,也给我们的生意带来了非常不利的影响。”南非硕丰集团销售总监Van Wyk指出,随着农产品大幅减产,农场主对包装产品的需求也在减少,而且由于他们收入缩水,有时不能按时付款。

  另外,兰特对美元的剧烈波动也给公司带来了风险。“我们要把兰特先换成美元,再换成人民币,才能从国内进口原材料。在这个过程中,只能尽量预测最佳的换汇时机。”Van Wyk说。

  从南非到整个南部非洲市场

  “南非是南部非洲的桥头堡和中转站。我们正在以南非为基地,开拓南部非洲的市场。”孙晓栋认为,尽管其他南部非洲国家经济相对落后,但发展比较快,对南非工业产品的依存度很高。另外,南非、博兹瓦纳、莱索托、纳米比亚和斯威士兰建立了南部非洲关税同盟(SACU),成员国之间享受关税优惠政策。

  早些时候,孙晓栋成功拿下津巴布韦政府订单,与该国粮食销售董事会(GMB)签下合作协议。第一笔订单带来的1100多万兰特现已入账。在津巴布韦2017年11月发生政局动荡后,孙晓栋一度担心合作是否会被叫停。但半个月后,他告诉本报记者,生意不仅没有受到影响,还在商谈新订单,第二个大约700万兰特的政府招标订单已经签署,第三个大约500多万兰特的彩印袋订单也即将签署。

  “从我们的角度看,津巴布韦的局势正在向好发展,现在商业环境也在向好发展。”孙晓栋分析称,2017年,津巴布韦雨水充足,粮食收成不错,GMB正在增加粮食收购,并准备简单加工后出口。因此,除了普通袋,GMB还追加了500多万兰特向硕丰集团购买彩印袋。

  除了津巴布韦,硕丰集团还拿下了赞比亚的政府订单,向该国食品储存协会(FRA)销售农用袋,合同价值1200万兰特,但进展却不太顺利。“由于之前认为赞比亚的评级相对不错,我们只让他们提前付了部分订金,就开始给他们生产定制的网袋,可没想到后续款项跟不上了,现在也只能等着他们付钱。”

  尽管开拓周边市场遭遇波折,但孙晓栋并没有放弃的想法。接下来,他准备参加安哥拉政府的招标。“安哥拉市场的风险也比较高,我们的处理方法会跟对津巴布韦一样,要求先付款,后生产。除非他们要的是标准袋,这样出现付款问题后,我们还能卖给别人。”

文章关键字: